EDITION
Thursday, February 21, 2019

独家专访

独家专访

内阁暂缓PTPTN每月扣薪制 追讨债款机制哪里出了问题?

大家是否记得,希望联盟政府曾在大选竞选宣言中承诺,让月入4千令吉以下的拖欠者可以延迟还贷、政府也将会根据借贷者的薪资,来决定缴付贷款数额。在希盟执政中央后,教育部长马智礼曾多次表示,会“探讨“如何落实这些承诺,不过在11月2日出炉的财政预算中,政府并“没有”兑现上述的承诺,引起民众的反弹! 尽管如此,政府还是兑现了废除黑名单制度的承诺,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在今年6月,已经为超过42万名借贷者的名字,从被禁止出国的黑名单中除名。 PTPTN被拖欠的贷学金问题,一直是政府面对棘手问题之一,希盟上台执政后,首相敦马哈迪就曾透露,国家高等教育基金被拖欠的贷学金数额高达390亿令吉,可与一马公司(1MDB)债务相比。 为了鼓励PTPTN借贷者摊还贷款,教育部早前宣布将会从明年1月起,落实月薪达到2千令吉以上的国家高等教育基金(PTPTN)借贷者,将自动从每月薪水中,扣除“特定比率“的薪水。 不过这个以扣薪来偿还贷款的计划,却引起众多单位的反弹,包括雇主代表、雇员职工会、大专生组织及朝野领袖。内阁只好在反弹声下,绝对“暂时“搁置此计划,以便向利益相关者收集意见。 对此,《精明理财》访问了3名青年发表他们的看法。 绝大部分的国家高等教育基金(PTPTN)借贷者认为,政府缺乏一个“妥善“及”完善“的机制来向PTPTN欠款者追讨债务,政府也有必要做出检讨,确保每名借贷者能够在“有经济能力“的情况下,还清所有贷款,以便让下一代的莘莘学子受惠! 此外,受访者最担心的是,还是自己是否具备“足够的能力”来摊还贷款。本期的《精明理财》就请三位PTPTN年轻的借贷者,来发表他们对政府机制的意见及经历。 Samantha Lee ,私人助理(30岁):政府提供理财课程 提升还贷能力! 我认为,扣除薪金制度,将对刚毕业的学生构成“财务压力”,反之,政府应该提供他们“足够的时间“及”选择“,允许这些毕业生根据其财务状况来还贷。政府也应该为借贷者提供一个完善”理财“的课程,教导他们如何妥善管理金钱,如此一来,就能避免发生欠款一拖再拖的问题。 我认为,尽管被列入黑名单是一件很不幸的事,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借钱就应该还钱,这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。 一年前,我在出游日本前,赫然发现自己被列入移民局的黑名单,无法出国。之后,我用了本身的储蓄及部分雇员公积金(EPF)的钱,还了一半的贷款数额,并且签订了直接扣款协议(Direct Debit),以每月固定偿还贷款。在我毕业出来工作的3到4年期间,由于只还过一次贷款,导致在我开始每月定期还贷时,其缴付数额已不知不觉增加了3千令吉。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使用直接扣款协议是可以获得10%贷款回扣的。 黄国荣,放射线技师(27岁):政府应提供“伸缩性“还贷方案 我认为政府应该为借贷者提供一个“伸缩性”的还贷方案,例如从限定借贷者必须每个月还贷,改至“限定”只要10年内还清“特定”款额即可。这是因为,借贷者可能在还贷的前面几年,缺乏经济能力,但这并不能排除,他们日后的经济状态会好转,具备经济能力。要知道也有一些选择创业的年轻人,是没有还贷能力的,政府一旦把他们列入黑名单,他们该如何向政府借贷基金,该如何向银行借贷?这就不太好吧。 我认为,借贷者所签署的还款协存在“迷思”,即是合约内阐明的还贷日期,往往与借贷者毕业的日期不相符,因为借贷者往往比预期迟毕业。 就以我的例子来说,我与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签署摊还贷款的协议阐明,我将在2015年6月结束借贷,规定我必须在结束贷款的半年后开始还钱。不过,我2016年才毕业,毕业后在一家诊所工作长达6个月,每月薪水仅达1200令吉,根本没有能力还贷。我之后受聘于双威医疗中心,才有能力还一点欠额。 Cynthia Lee,药剂系大专生 (22岁):不赞同政府“漂白“PTPTN贷款拖欠者黑名单 我欢迎及鼓励政府落实扣除薪水偿还贷款的制度,因为还钱是借贷者应尽的责任。由于不想长时间负债,我已经做好规划,要在毕业后的数年内还清PTPTN贷款。 我目前在思特雅大学(UCSI)就读药剂系,由于家庭无法完全支付高昂学费,才选择借贷PTPTN以减轻父亲的负担。我认为有借有还,借贷者是“一定“要还清PTPTN。不仅是我们能从中受惠,要知道我们的学弟学妹们,也是非常需要这些贷款。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有借贷PTPTN,一些有能力还欠款的朋友却选择不还,因此我不赞同政府”漂白“列入黑名单者。  

保持联系